热搜:

VR已经准备好进入K-12教育了吗? | VR网原创

2018年02月27日 10:03:30 来源 : VR网 作者 : boluo

  技术公司们正在努力,一些市场动向也会给他们助力。但是还有很多的理由,提示我们需要对VR保持谨慎。

  这就是上个月Education Week在伦敦举行的全球性教育技术展Bett和在费城举行的EduCon活动得出的结论,这两场活动聚集了一批进步的教育行业人士和技术爱好者。

Bett展会论坛现场

Bett展会论坛现场

  看好这一趋势的理由包括新的硬件的进步,价格的下降,以及大批的区域很快就要替换掉他们现有的电脑或笔记本。到2021年,超过15%的美国学校将会配备VR教室套件,该数据来自市场调研机构Futuresource Consulting作出的预测。

  “你将会看到这种沉浸式技术快速被人们接受和采用,”该机构的高级分析师Ben Davis说道。

  但是,其他的专家则表示,任何潜在的增长都取决于至今仍未解决的问题,比如VR在课堂上的价值,以及会对儿童产生的长远影响。

Bett展会期间的VR教育产品

Bett展会期间的VR教育产品

  除此之外,研究人员已经开始强调一系列的围绕孩子使用VR而产生的道德和伦理方面的考量,目前针对这些问题的研究还很少。其中的主要观点包括:虚拟现实能够成为一个强大的触发器,引发已经存在的情感和心理方面的问题。并且科学家们才刚刚开始了解,暴露在沉浸式的虚拟环境中会如何影响孩子们的大脑和发展。

  最终的结果是,非营利组织Project Tomorrow的CEO Julie Evans认为,K-12教育者和决策者们将会留意VR的潜力,但不会过高评价其未来的效益。

  “VR是目前教学领域最激动人心的事物,可能有些人会非常兴奋,”Evans说道。“但是厂商们没有说明最基本的挑战并提出有效的策略,并且还需要有一个更好的理由,来证明为何学校应该在这些技术上做投入。”

  VR已经开始进入教育行业

  虚拟现实通常包含一个由电脑生成的沉浸式的环境,用户可以用逼真的方式与之互动。必备的硬件可以是廉价的头显,可以与用户现有的手机配合使用,或者价格高达600美元的沉浸式头显,并且还需要高端电脑来驱动。

  目前,VR技术领域的首要目标是消费者,比如在娱乐或游戏领域中,VR被视为是一个潜在的规则变革者。但无论是小公司还是大公司,都已经开始进军教育领域。

  比如,在Bett展会期间,不少于18家厂商展示了用于学校的VR产品。

谷歌在Bett展会期间的展示

谷歌在Bett展会期间的展示

  谷歌在展会上展示了其颇为流行的Cardboard和Expeditions系列产品,想要让其“虚拟实地考察”成为K-12学生们每天的体验项目。

  Facebook也在最近宣布,将会提供给阿肯色州每所高中一个VR产品包,其中包含了电脑、VR相机和Oculus Rift头显。

  “这样的教学工具包将会是美国学校新一波技术普及的重要组成部分,“Davis在Bett展会期间的一次演讲中说道。

Bett展会期间的VR教育产品

Bett展会期间的VR教育产品

  Davis认为,到2020年,美国学校中将会有大约一半的电脑被替换掉,以取代现有的设备,尤其是所有那些在近年间购买了Chromebook的地区。为了给自家的VR产品开拓市场,厂商们可能会将VR硬件作为教学设备更新的一部分,即使这意味着短期内的财政损失。

  “VR行业现在正在寻找垂直市场,来为VR技术寻找栖身之所,”Davis说道。

  仍需对VR教育持谨慎态度

  有分析师对是否有即将到来的引爆点保持怀疑态度。他们认为,即使VR硬件有了改善,并且越来越廉价易用,但仍一直受制于内容的缺乏,虽然VR技术相比简单的让学生参与要更有明确的教育价值。

  教育技术市场的长期观察者,同时也是市场调研机构Tyton Partners的市场运营总监Trace Urdan认为,VR技术领域有待于提供一个有力的理由,说服学校应该在VR中投入较为紧张的资金,而非投向其他领域。

VR教育内容体验

VR教育内容体验

  “在进行过市场调研之后,我仍然认为VR是一个炫酷的产品,”Urdan说。“我绝对相信这会改变我们的未来,但我仍然希望在接下来的一两年间有一些更有意义的事物涌现。”

  Project Tomorrow的CEO Evans也表达了一致的观点。

  在2016年,作为Project Tomorrow的年度Speak Up项目的一部分,参加调研的超过38000名美国教师中,只有5%报告已经在其课堂教学中应用过VR或AR。

Project Tomorrow Speak Up

Project Tomorrow Speak Up

  Evans说,该集团在2017年调研的数据还正在整理中,但这一数据并没有出现有明显变动的迹象。在他看来,热衷于使用VR的群体貌似局限于相对少数的热衷于技术的教育者,他们更趋向于探索将任何的新技术加入课堂教学。

  在EduCon展会上,一场由小企业参与的关于VR的论坛中,Malvern Preparatory私立学校的视觉艺术教师Rob Muntz也参与其中。

  当他的学校在去年购置了一台先进的VR头显时,Muntz说道,他想象了各种可能性,其中包括让学生在他的雕塑课上创作VR作品,并且在学校中展示。

VR雕塑

VR雕塑

  “就像是在HGTV家园频道上播出一样,可以让准买家在一个模拟场景中走动,观看房子被改造后的样子,”他说道。

  但这场论坛的大多数话题都集中在让孩子使用VR的道德和伦理问题上。

  这场论坛由foundry10发起,这是一个由Gabe Newell参与创建的调研机构,他是游戏公司Valve的CEO,同时也参与了HTC Vive VR头显的开发工作。在刚刚过去的这三年,foundry10为美国和加拿大的30间课堂免费提供了一系列的VR设备套件,之后又针对VR技术的使用情况组织了访谈、观察和调查。

foundry10

foundry10

  foundry10的CEO Lisa Castanada曾经是一名教师,她说,那些尝试过VR的学生通常都会很习惯,尤其是他们可以与完全沉浸的虚拟世界互动的时候。同时还有一些迹象表明,VR能够在某些情况下超越“令人印象深刻的教学元素”,成为一个有价值的工具,来深化学生对事件或知识的理解。

  但是仍然有不断出现的各种问题,即使是短期地使用VR。

  在foundry10的调查中,大约16%的学生在使用时出现了身体不适症状,包括恶心、眩晕和头痛。

  大约7%的学生因为体验的内容产生了心理上的不安,比如沉浸式的水下模拟环境,以及其中的蓝鲸或乘坐过山车太过紧张刺激,或者触发了害怕和恐惧症等等。

  卖点不足且会引发长期的担忧

  截至目前,Castanada说道,仍然只有很少的证据来支持VR在K-12教育阶段的主要卖点,即VR是“终极共情机器”(这是一个由电影制作人Chris Milk杜撰的短语,他制作的VR体验将用户带进了叙利亚难民营),毕竟教育领域目前还主要采用社会情绪性学习。

Chris Milk

Chris Milk

  即使是在使用过这项技术之后,大部分的学生并不会对“VR将会帮助他们更好地理解他人”这一事实买账,Castanada说道。

  同时,还有另外一些长期的担忧。

  首先,研究者们对于在真实世界和沉浸式的虚拟世界中穿梭对孩子们大脑的会有何种影响知之甚少,尤其是那些在分辨二者时会遇到困难的孩子。

  foundry10发现,学生和老师们都出奇地信任VR传达的内容的准确性和真实性,一旦这种新的媒介逐渐被用于广告行业,或者用来传播错误的信息,或者被用来宣传时,就会引发新的问题。

  并且VR设备还会从用户的生理反应和情感状态中获取一些信息,这就引发了数据隐私保护的问题。

体验VR的儿童

体验VR的儿童

  有些消费级VR设备的生产商已经默默地开始关注这些问题,比如三星,最近开始建议其Gear VR头显不应用于低于13岁的儿童。

  像是zSpace这样的公司也开始尝试销售不包含头显的VR技术产品,并且是为K-12市场而特别设计的。其目的在于促进学生间的合作,帮助教师引入和解释高质量的教学内容。

  考虑到这一领域既让人兴奋又充满不确定性,Castanada说,教育者们在使用VR时要足够细心和体贴就变得非常重要了。

  “这一领域当然是值得研究的,”她说道。“但是技术的进步速度无疑比我们理解的速度要快。”

  本文由VR网原创,转载请注明VR网及回链。

  关注VR网官方微信公众号“VR平台”,获取更多VR/AR行业新鲜资讯。

\

热搜标签: VR技术 VR教育